欢迎访问:婷婷色香六月缴情综合-五月婷婷丁香花综合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乱伦的性奴

乱伦的性奴

这里,是他的家,不过,因为儿媳妇和孙女太过漂亮,他已经差不多半年没回来了。主卧室,不是他的卧室,也不是他孙女的卧室,而是他的儿媳妇的卧室。不过现在,卧室的大床上,躺着的,却是两个赤裸的,娇滴滴的小美人儿,她们的身上,布满了男人玩弄后的痕迹。

  “起来了,再不起来,你那下贱的妈妈就回来了。”陆正光走到床边,同时拍了下两女暴露在外的屁股,说道。

  “唔……”突然的拍打,吴丽丽和陆雪吃痛,睁开了眼睛,听到陆正光的话,连忙起身,将衣服套在了身上。吴丽丽的衣服,是一件遮住大半大腿的百褶裙和一件T恤,陆雪则是一件漫过膝盖的连衣裙,没有胸罩,也没有内裤,陆正光不允许她们穿,因为脱起来太麻烦,太浪费时间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儿媳妇快回来了,如果不是还不将儿媳妇给肏了,她们身上绝不会有衣服。或许,会有些布片遮羞,那也只是为了增加美感,绝不会这般的严实。

  终于回到家了,潘颖芳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掏出钥匙开门。她是个护士,奋斗了这么多年,才在一年前,当上了护士长。不过,即便身为护士长,她也依旧要值夜班。好在丈夫已经死了,倒也不用听到什么怨言。而昨天晚上,便轮到她值夜班。她不知道的是,当她在大半夜,托着疲惫的身体巡视着病房的时候,在她的家里,在她的床上,她老公的爸爸,她的公公,将她的女儿和她最好的朋友的女儿,脱的一丝不挂肆意的玩弄,甚至将精液射入她们体内。

  “爸,你回来啦,什么时候来的?也不跟我说下。丽丽,你也在啊,你妈还好吗?还是天天带在学校工作不回家吗?”当走到客厅,看到餐桌旁正吃着早餐的三人,潘颖芳很是惊讶的说到。

  “小芳回来啦,很累吧,来,吃点东西,吃完了去睡会。你呀,都当护士长了,还这么卖力。”陆正光微笑的说着,去厨房拿来个小碗,帮潘颖芳盛上满满的一碗白粥。潘颖芳并没有注意到,陆正光从厨房出来的时候,手上的碗里,有一层淡淡的白色粉末。很快便被滚烫的白粥融化了。

  “哦,好,谢谢爸爸。”潘颖芳露出疲倦的笑容,走到餐桌前坐下,享受着陆正光特意为她准备的加料的白粥。

  慢慢的吃着早餐,时不时的说上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。渐渐的,潘颖芳感觉很是闷热,仿佛空气都凝固了,连呼吸的有些困难,她恨不得立马将自己脱光,以缓解那怪异的闷热。她甚至隐约感觉到,有一股莫名的瘙痒,从乳房,从双腿间流出,传到了大脑。而且,当她感觉到的时候,那股瘙痒,便快速的清晰,膨胀,无止境的膨胀。汹涌的欲火,焚烧着她的肉体,焚烧着她的灵魂。

  如果是平时,出医学院毕业,混到护士长位置的她,在药性刚刚开始发作,甚至还没发作,她便能感应到,能够知道被人下药了。然而, 现在,辛苦了一夜,早已疲惫不堪的她,却将这些,归咎于太过劳累了,累的都出现幻觉了。

  她强忍着心头的欲火,甚至只能将双腿紧紧的闭拢,微微的摩擦,以缓解双腿深处难耐的瘙痒,她处处小心,就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。却不知道,她的一切动作,都被身旁的一男两女看在眼中。陆正光淫笑着,期待着不久后的性福的到来。吴丽丽邪笑着,那是报复得逞的笑容。陆雪则低着头,不敢看她。她不忍,她同情,可是最终只是在一旁看着,等待亲身母亲即将被亲外公肏的可怕事实发生。

  “我……我吃饱了,我先……先去睡会。”十多分钟后,潘颖芳终于忍不下去了,匆忙放下碗筷,匆匆的说了一声,便朝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  可惜,被瘙痒折磨了这么就的潘颖芳,只感觉那原本短短的路程,此刻,却是那样的漫长,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。她无力的靠着洁白的墙壁,一步都走不动,她紧紧的闭拢双腿,甚至用手捂住胯下,颤抖着,喘息着,仿佛一个尿急却找不到厕所的女人。她不知道,她的公公,在惬意的欣赏着她那微微翘起,被黑色的短裙紧紧包裹着的,轻轻扭动着的硕大的臀部。

  “小骚货们,你们先玩着,我得去肏那个贱婊子了。你们看她都骚成什么样了,再不肏,指不定她去找多少野男人,我陆家的名声,可不能败坏在她手里。”陆正光说着,摸了摸吴丽丽的乳房,又挖了挖陆雪的蜜穴,然后走向了潘颖芳,那个他意淫了无数次的儿媳妇。

  “小芳,怎么了?没事吧?”陆正光走到潘颖芳身旁,关心的问着,脸却差不多枕着她的肩膀,那呼出的热气,全部喷在了她敏感的耳朵上。他的手,更是毫无顾忌的摸着她丰满异常的屁股。

  “唔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潘颖芳喘着粗气回答着,对于公公的侵犯,她没有拒绝,没有呵斥,她甚至将屁股翘的更高,以便陆正光摸的更顺手。对于男人的轻薄,她早就习惯了,比较她这么漂亮,又有着让无数男人为之心动的屁股,被轻薄,被揩油,在就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。在拥挤的公交、地铁、电梯,甚至是人满为患的演唱会上,她遇到过无数次袭胸、摸臀事件。甚至有几次,丈夫就站在旁边,她却被陌生的男人将手伸进她的群内,揉捏她丰满的屁股,抚摸她敏感的阴唇,甚至将她的丝袜撕开扣挖她的蜜穴。丈夫死后,这,便是她唯一接触男人的时刻。她并不淫荡,至少,她并没有去找男人。截止现在,肏过她的男人,还只有她丈夫一人。至于摸过她的男人,那就太多太多了,多的无法计数。她并不淫荡,不拒绝,甚至可以说在享受,这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,这只是一个漂亮的丧夫女人唯一发泄性欲的方式而已。何况,这也是证明一个女人有多大魅力的一种方式。

  “真的没事吗?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,不会是生病了吧?”陆正光说着,用手摸了摸潘颖芳的额头,似乎了替她量体肤,看看她是否发烧了。然而,他的手掌,只在她额头停留了两三秒,便顺着她红头的脸颊,雪白的玉颈,最后,停留在他高耸的胸前,隔着薄薄的衬衫,揉捏着她的乳房。另一只手,则掀起了她的短裙,钻入她的裙内,隔着光滑的丝袜和内裤,把玩着她丰满的屁股和敏感的蜜穴。

  “嗯……唔……爸……我……嗯……”潘颖芳颤抖着,发出轻微的呻吟声。她的意识并没有消失,她清楚的知道她正在被公公轻薄着。然而,潜意识中,她却将这当做是意淫。只是,这一次意淫的对象,比以前更加的大胆,更加的羞人,更加的不可思议。

  不管是男人,还是女人,都会有,或者曾今有过意淫对象,或许是偶像、恋人、伴侣、朋友,甚至是亲人,甚至是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。有的时候,甚至意淫的对象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群。好色,不只是男人有,女人也有。只是大多数女人都将这深深隐藏起来,不让他人知晓。潘颖芳也有,在夜半三更寂寞时,她会躺在以前更丈夫大战的大床上,意淫着,自慰着,幻想着被别人男人肆意的玩弄。她甚至幻想过,自己被无数的男人排着队一个接一个轮流奸淫,而她的丈夫却被绑在一旁,挺着鸡巴痛苦的看着她,连打手枪都不能。也曾经幻想过,在过年的时候,她赤裸着躺在大门口,张开双腿,让每一个前来拜年的男性亲朋狠狠的肏一番,让每一个男人,都将精液,射进她的子宫。屋子里,是肏过她的亲朋讨论着肏她的心得,屋子外,是等待肏她的亲朋讨论着等下要用什么样的姿势肏她。她,则躺在门口,放声浪叫着。而她的丈夫,则一会而跑进屋里,对某一个人说,你刚才太厉害了,将我老婆肏的如何如何,一会而又跑到屋外,建议说肏我老婆时应该怎样怎样,我老婆才会更骚。意淫是疯狂的,意淫是无羞耻无下限的,很多人,都凭借着意淫,享受到现实中所无法享受到的快乐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潘颖芳转过脸,主动的吻住了陆正光,主动的将香舌伸进陆正光的口腔里,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任由他肆意的吸允。她贪婪的吞食着他的口水,又将自己的口水送入他口中。她主动的脱掉自己的衬衫,脱掉自己的胸罩,脱掉自己的短裙,脱掉自己的丝袜,全身上下,只留下一件小小的内裤,遮掩着最后一丝羞涩。她迫不及待的脱掉了陆正光的衣服,脱掉了他的裤子,脱掉了他的内裤,握住他火热坚硬的鸡巴,痴迷的套弄着。她仿佛被催眠了般,尽管意识清醒,却始终坚信自己只是意淫。

  “婊子,骚货,我怎么会让儿子娶了你,道德败坏,真是道德败坏啊。”陆正光咒骂着,将潘颖芳推到在地,让她跪趴着,将屁股高高翘起。然后,将她的内裤撕的粉碎,将鸡巴插入她早已湿透的蜜穴中。他一边快速的抽插着,一边用力的拍打着她丰满雪白的屁股,仿佛那两片弹性十足的臀肉,是一架造型独特的鼓。他仿佛蹲马步般,却用自己的鸡巴,狠狠的肏着儿媳妇的嫩穴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爸……肏我……用用你的大鸡巴……狠狠的……肏我……啊……爸……好痒……婊子的骚屄……痒死了……啊……爸……求你……用你的大鸡巴……将婊子的骚屄……肏烂……啊……爽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潘颖芳跪趴着,屁股高高翘起,扭动着,配合着来自公公的抽插,她颤抖着,摇头晃脑,放声浪叫。这舒爽,比被人揩油更加的舒服,比自慰更加的舒服,她痴迷,她沉沦,她想死在这次意淫中,永远不再醒来。可惜,这,却并不是意淫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哈……呀呀……泄了……泄了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潘颖芳颤抖着,尖叫着,大量的淫水从两人结合的地方涌出,喷洒在地板上。这么多年了,她终于再一次被男人肏到了高潮。她无力的瘫在了地板上,喘息着,痉挛着,只是屁股依旧高高的翘着,依旧承受着李正光的抽插。

  潘颖芳满足了,在享受了一次高潮后,她满足了,她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。可惜,陆正光却远远没有满足,他将她抱起,一边肏,一边走,走到客厅沙发前,将她放在茶几上,趴在她身上,一边快速的抽插她的嫩穴,一边用里的揉捏她的乳房。时不时的低下头,咬住她的乳头狠狠的吸允,或者含住她的唇,来一个漫长的湿吻。

  “唔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爸……停……停会……我……我受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潘颖芳双手死死的抓住透明的茶几边缘,双脚撑在茶几上,时而紧闭,时而大开。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着,换来的,却是急速的抽插,那带给她无尽的快感与痛苦的抽插。淫水跟随着鸡巴的抽插而溢出,一股接着一股,染湿了茶几,染湿了地板。高潮伴随着鸡巴的抽插而降临,一波接着一波,让人疯狂,让人痴迷。

  “停下?怎么可以。你可是老师,你现在可是在教学,你的学生们正看着你呢,你怎么能说停下这种话。”陆正光一边快速的抽插,一边摇着头说道。旁边,正如他所说的那般,吴丽丽和陆雪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潘颖芳以身教学的性教育,似乎是害怕学的东西太多记不住,吴丽丽还用DV将这教学场景一点不落的记录了下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真的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会……会死的……啊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呀呀呀呀……”潘颖芳大叫着,颤抖着,在陆正光的抽插中,小腹高高的挺起。她流着口水,翻着白眼,享受着这最激烈的一次高潮。不知道是太累了,还是陆正光太厉害了,当这一次高潮结束后,潘颖芳闭上了双眼,昏迷了过去,或者说,沉睡了过去。

  “没用的贱货。”看到儿媳妇昏迷了,陆正光咒骂了一句,却还是放过了潘颖芳。或许,他觉得,肏尸体实在没意思吧。他邪恶的双手,伸向了一旁的吴丽丽和陆雪。没多久,这空旷的客厅,便有响起了肉体的碰撞声和女人的浪叫声。

  当夕阳开始落下的时候,昏睡中的潘颖芳,终于醒了。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,身无寸缕,全身,说不出的酸痛,尤其是双腿间的蜜穴,如同曾经被撕裂了般,说不出的痛。她明白,自己被男人肏了,而且,肏的很厉害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她喃喃自语着,艰难的坐起身,却发现不愿处,还躺在三具裸体。一男两女,一老两少。那是她的公公,和她的女儿侄女。她顿时明白,她的宝贝女儿和漂亮的侄女,都被她的公公给肏了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这样?”潘颖芳双眼朦胧,身体微微的颤抖,似乎不愿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。可是,不知怎的,她的双眼,竟然一直没有离开过陆正光那软趴趴的小蚯蚓。不知不觉间,她竟然爬到了陆正光身旁。

  “早上就是你欺负我吗?也不怎么厉害嘛。”潘颖芳红着脸,茫然的说着,她甚至伸出手,拨弄着陆正光的鸡巴。她记起了早上发生的荒唐事,也记起了陆正光带给她的一次次的高潮,那种感觉,让她兴奋,让她痴迷,记忆中,即便是丈夫,也没有让她那般兴奋过。不知何时,她竟然将脸埋在了陆正光的小腹上,张开双唇,伸出舌头,舔弄着陆正光的鸡巴,感受着那鸡巴在她的口腔中一点点的变硬。如果说,早上事情的发生,是因为药物的作用,她可以找借口,说自己并不愿意。那么,现在,她却是主动的,主动想要跟公公的做一些特殊的事情。

  敏感的鸡巴被舔舐套弄,陆正光本能的硬了。他并没有醒来,这,只是身体的本能而已。当鸡巴硬到了极致的时候,潘颖芳却妩媚的笑着,中断了舔舐,痴迷的看着那被她挑逗的勃起的鸡巴慢慢的软化。当鸡巴彻底的软化后,她却又开始舔舐起来。如此几番,她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,玩弄着最喜欢的玩具。

  好一会儿,在肚子饥饿的抱怨声中,潘颖芳这才放过了那可怜的一会硬一会软的鸡巴,起身,走进厨房,穿上一件长长的围裙,开始做饭。她似乎已彻底的堕落了,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身体,连穿上围裙,也只是为了炒菜时不至于让油溅到身上而已。

  受到饭菜香味的诱惑,陆正光终于醒来了,摸着满是皱褶的肚皮,陆正光微笑着朝厨房走去。当走到厨房门口时,却看到,一个诱人的背影。那平坦的背部,丰满的屁股,还有那修长的双腿,无不让人热血澎湃,欲火狂燃。尤其是那雪白丰满的屁股,还有那幽深的屁缝,更是让人无法挪开视眼。那上面,甚至还能看见,早上他施暴后残留的淡淡的掌印。

  喉头滚动着,陆正光舔着嘴唇,走到潘颖芳身旁,猛的将她抱住,双手穿过她的腋下,伸入围裙中,抓住那诱人的双乳用力的揉捏着。火热坚硬的鸡巴则陷入她的屁缝中,慢慢的摩擦着。

  “啊……”忙碌中潘颖芳,突然遭受袭击,她本能的尖叫一声,回头望去。当看清了来人后,她却放松了下来,靠在陆正光怀里,不但不拒绝,还十分的享受,甚至张开双腿,翘起屁股,示意陆正光赶快插进她敏感的蜜穴。

  “爸,你讨厌啦,刚醒来就想肏人家。人家是你儿子的老婆,又不是你老婆。”潘颖芳娇笑着,一边轻轻的搅动着锅中的鱼头豆腐汤,一边扭着屁股磨着他的腹部。

  “嘿,我那没有的儿子死的早,喂不了你了,我这当爸的,当然等将你喂的饱饱的,要不然你在外头勾引男人怎么办。”陆正光淫笑着,顺势将鸡巴插入潘颖芳湿润的蜜穴中,轻轻的抽插着。

  “啊……讨厌啦……人家还在做饭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潘颖芳口中不依的说着,却扭动的下身,配合着陆正光的抽插,甚至还转过头去,献上自己的香吻。

  这一天,对于陆正光来说,是幸福的一天,他终于肏了他的儿媳妇和孙女,让她们趴在他的身下,接受他的玩弄和鞭笞。这一天,对潘颖芳来说,是不可思议的一天,在药物的作用下,她被迫乱伦了,被丈夫的父亲脱光了衣服狠狠的肏,在药性过后,她心甘情愿的乱伦了,赤身裸体的躺在公公的怀里,被公公任意的玩弄。丈夫死后,她又有了男人,一个跟丈夫有着血缘关系的男人,一个比丈夫更加厉害的男人。这一天,对于陆雪来说,是充满歉意的一天。在闺蜜的劝说下,在外公的抽插下,她同意了她们的计划,将自己的母亲送入了外公的怀抱,在外公蛮狠的抽插下发出淫荡的叫喊,而她却在一旁看着。这一天,对于吴丽丽来说,却是报复的结束。她的第一次,被一个丑陋的老头夺取,她的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N次,却主动的给了那个丑陋的老头。在仇恨的驱使下,她自愿成为性奴,也让那个夺走她男朋友,害她失身给一个老头的女人,以及她的母亲,都变成了性奴,还是乱伦的性奴。她很开心,她很满足,在享受着男人的抽插中,兴奋的回忆着报仇的过程。

  这一天,这个屋子,充满了女人的浪叫,充斥着男欢女爱的痕迹。厨房、客厅、厕所、浴室、阳台、卧室……每一个地方,都染上了女人的淫水。浪叫声此起彼伏,直到深夜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将孙女给肏了 下一篇:我吃饭妈吃精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